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guixon Summertime Sadness

彼得的背襟全濕,他脫掉他的西裝外套隨意丟在角落,也不管是否能再撿起它與否,在他追趕或是被追趕?他在奔跑、不停地,不停地跑著。他感覺不到扣著板機的手槍的知覺,那把手槍的重量是如此真實,而他的雙手是麻木的。就在那,他知道迪克森就下一個轉角,這是他該面對的,他得解決一切,就在今天。

嘿。

彼得故作輕鬆地這樣叫著他,語調平淡完全不代入任何情緒的,他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他甚至不記得上一次他跟他說話的內容是甚麼?是在甚麼時候?是那個他去他家過夜的晚上?又或著是他們在暗巷接吻的那一次?那種滋味像是還在他的唇間一般,那種熱度,現在的彼得能用盡一切換取再體驗一次的機會。

迪克森從來沒想到他會這樣用手槍指著對方,也許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曾經想過吧?誰知道呢?那像是發生在上輩子的事情。迪克森單手舉著手槍那是他在射擊時一貫的姿勢,也是他最有自信的樣子。他將下巴抬著老高,露出他自己最滿意的白牙,他正在笑,只是他從來沒想到他會這樣對彼得笑著。那不在他的安排計畫中,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

他站著三七步的後腿有一點酸疼,或許有點顫抖吧?迪克森不在意這些,他知道自己的手還是穩的,而他的目標跟他一樣沒有動作的只是站著,他們的目標就是對方,但是誰也沒有開槍。世界好安靜,迪克森注意到彼得額間的汗水還有他退去的西裝外套(他注意到了,那是他送彼得的那一件)

彼得的後方有人的聲音,那是他局裡的同伴,快找到他們了。也許,他們可以放下這一切,就地消失,他想憑他們兩個要徹底人間蒸發並不是一件難事。只是,他從來沒有跟對方聊過這件事,他不曉得迪克森會不會願意,又或著這還是彼得第一次認真地思考這個可能性。

但是,這一切都來不及了。

他們凝視著對方,誰也沒有動作。

彼得看見迪克森闔上雙眼,如果彼得沒看錯的話,迪克森的臉龐上留下了兩條眼淚。

再見了,這一次他們無法不說再見。

评论
热度(2)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