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guixon BDMG dirty talk

#warning:配役互換 Benedict!Dixon Martin!Guillam

紀堯姆背靠著牆面,他緊握住手中的槍枝,他已經沒有下次的機會了。他的眼睛逐漸習慣在黑暗中看東西。他的耳朵全神貫注的、傾聽空氣中的聲音。他知道:他在那裏。就快接近了。

然後。紀堯姆的槍被他踢到地上,他腳往後一勾,那把槍滑的好遠好遠。紀堯姆感覺到了,是他,赫格特找到他了。

紀堯姆一個月前收到的卷宗內容說著,赫格特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自己。他想不出自己哪裡招惹這個傳說中的殺手。紀堯姆知道他躲不過的,該來的還是會來,就是現在。

紀堯姆盯著眼前的殺手,他們這樣面對面站著好一陣子了,不知道說什麼的紀堯姆只要一做出類似脫逃的動作,赫格特會迅速的阻止他,然後又縮短他們之間的距離。反覆幾次之後,紀堯姆放棄的重重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我的小組長。嘆氣一點也不像你喔,還有你眉間的皺摺也是。

邊說著邊用拇指摸了摸紀堯姆的眉間,赫格特的聲音聽起來心情很好,可以用愉悅來形容,在這樣的情況下,那很詭異。

要殺要剮、隨便你吧!我他媽的覺得你也不敢真的怎麼樣。

紀堯姆雙手抱胸的閉起雙眼,隨他去吧。再怎麼樣也只有小命一條而已。

他又靜等了幾分鐘,等待會來臨的爆打、刀割甚至槍械。然後......

甚麼也沒發生。

睜開一隻眼睛的紀堯姆發現眼前的殺手先生,正笑著,他抱著自己的肚子笑著,不發出聲音的那種,他顫抖著忍著笑聲,這畫面詭異的嚇人,像是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那你認為我會怎麼做呢?小組長。

紀堯姆雙手抵著牆面,他恨不得將自己崁入牆裡,只要能離開眼前的那個人,就算是一步也好。

他靠近他、他避開他。直到最後,殺手什麼事情也沒做的轉身離開,他只在紀堯姆的耳朵旁留下一句話:不管怎樣,我都非常期待。

......:)?


#配役互換的情況下,班尼迪克森改用赫格特稱呼,而馬丁彼得則是紀堯姆,做為一個區隔。


评论
热度(5)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