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KIBASHIKA

當眼罩退下的那一刻,犬塚牙是開心的。半長不短的黑色頭髮,黑色吊帶背心露出細而不瘦弱的手臂,眼尾吊吊的剛好是牙會喜歡的那種。還有那副薄唇,跟他的聲音;「是牙嗎?」他這樣問著。

是他,真的是他。牙的統計學助教。頭髮放下來、沒有眼鏡的版本。「牙......?」助教微微低著頭看著牙的表情,助教今天有畫眼線嗎?牙很懷疑。然後,牙轉頭就跑了。為了抵達隔壁鎮這個掩人耳目的小酒吧,牙騎了一個小時多吧?他也不太確定,他的機車身還是熱著的,牙跨上他的五十CC,頭也不回的催下油門,晚上十一點過後的交通號誌都是參考用的。牙管不了那麼多,快點離開這裡才是上策,他邊騎往宿舍的方向邊這樣想著。

說起來,這一切都是期中考試的錯,他不是讀書的那塊料,牙總是這樣對著每一個人說,但是牙真心喜歡著建築,他愛那些屋子的架構、令人目不轉睛的設計藍圖、每一個設計理念、每一個修築技法,從很久以前牙就決定好了,所以他拼死考上以建築系著名的K大,今年已經是在學校裡面的第二年了。

牙在考試前三天收到手機APP通知,上面說著,日期是考試結束的那一天,隔壁鎮的同志酒吧有個亂數配對派對。牙想都沒想就按下一定參加的回覆。他需要的是人的體溫,這無關性別,連牙自己都還搞不太清楚關於他自己性向方面的問題,再說誰不是這樣幹著的呢?那天是半夜三點,犬塚牙剛洗完澡準備要拿出術科筆記的時候。

刺冷的風擦傷牙的臉頰,他緊抓著機車的把手不放,油門按的緊緊的,牙想著,奈良助教上課的樣子,通常是件白色襯衫,天冷的時候會加件針織背心,褲子配得亂七八糟的,還有總是同一雙的舊皮鞋,他的背挺得很直。助教總是梳著馬尾,他似乎不在乎馬尾的形狀只管著綁起來就是了,黑色的橡皮圈還有他的黑框眼鏡,不知怎麼著牙記不起來助教在眼鏡下的眼睛應該長的是什麼樣子,他敢肯定絕對沒有畫眼線。

彷彿閉上眼睛就能看見剛剛奈良助教的臉蛋,白白淨淨的,頭髮放下來的助教有著慵懶的氣質,也許是故意裝的,他總是看起來懶懶的,那很有吸引力,至少對牙而言,若是白天的助教,牙只管那叫做沒有精神。

也許,他剛剛不應該跑走的。

進入宿舍的牙,將自己重重摔在床上,他半瞇著眼睛邊無意識的刷著手機螢幕,猶豫了一陣子他還是決定先不刪除那個APP,牙看著手機的待機畫面是在老家的愛犬-赤丸,下個禮拜的連假,該回家一趟了。牙凝視他貼在牆壁上的課表,他總是記不住那個玩意,明天又是星期一,第一堂就是統計學,必點!


完了,這下尷尬了。

======

在標題決定之前,就先空白了,現在的我毫無頭緒(是要廢到甚麼時候。

评论(2)
热度(6)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