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KIBASHIKA 片段

牙走在岸邊,他盯著夕陽、盯著眼前的那個人。他想,他喜歡他。

 
 

鹿丸將腳趾頭深深的插入沙灘裡,他感受那沙子的熱度還有海水的冰涼當海浪帶著屬於他腳趾縫的沙子時,他不禁小小的顫抖了一下。他又往前走著,隨便應付後頭那人要自己捲起褲管的提醒,他今天的褲子是老爸的西裝褲,不管捲或不捲,它們都濕定了。一抬頭,鹿丸看見遠方海平面有一艘指頭般大的漁船還有襯在他背後一整面的夕陽,這是第一次鹿丸從心裡感受到浪漫這兩個字的意義,他轉頭看著岸上的那個犬塚牙,那個不顧一切騎著他的小五十硬是把自己帶來海邊的那個人,鹿丸對他說:「偶而這樣,也不錯。」

 

======

 

氣急敗壞的犬塚牙,用力敲擊自己的手機螢幕,他恨這個APP還有他所帶給他的一切,就某種意義上,這已經搞砸了牙所有的生活,如果讓牙的童年玩伴-志乃看見現在的他,那他肯定會說:牙現在沒有把自己的房間全部砸了,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要說為什麼的話‧‧‧‧‧‧,志乃後頭要說的話並沒有那麼重要,重點是牙現在非常生氣,他瘋狂的下載任何新的跟性別認同有關的APP,不管那些功能重複或非重複,他麻木的刷著頁面,像是要尋找著甚麼一般,又或著是讓虛擬的網路世界補充他心頭上的那塊空缺。

然後,犬塚牙點下了同意,那關於一夜情、關於鄰鎮的汽車旅館、關於費用對分的那一切、關於一張好看但是看不清楚的照片、關於照片裡面的嘴唇很像他的,關於他。

 

他抓起錢包鑰匙往褲頭一塞,只要他想的話,這台五十CC能夠載犬塚牙去任何地方,至少,牙一直都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他麻木的到達那家旅館,胡亂停好車,地上並沒有畫停車格但是誰又在乎這些,牙避開櫃檯的視線直直地走入電梯,他想著:也許等下甚麼都不要做、先洗個澡,又或著開門後連衣服都不脫的直接就上,現在的牙偏向後者,他想著這跟自己一貫的作風有沒有不同,但是誰又真的在乎?連牙自己都搞不太清楚。

 

牙站在約定好的房間門外,在門鈴前遲疑了一下子,他還是篤定的按了下去,等待時間的約莫一分鐘,牙決定要依照應門的那個人的長相來見機行事,本來嘛、這種事的關鍵條件第一項目放在外表準沒錯。牙一直都是這樣子過來的。至少,在這一點上,牙不曾過有太大的失誤,除了在那間店的那個晚上,還有其他跟那個人有關的。停止,就停在這邊,不准再想了。

 

門頭一開,牙愣住了。

 

「牙,是你阿,不進來嗎?」

 
 

該死的我,該死的APP,該死的奈良鹿丸,這個世界小到可以見鬼去了!

 
 

======

 
 

每周固定跟睡覺打YY這兩個人,覺得一周就可以過得狠快(???

 

還有一段穿衣服的,因為這個PART意外的多字,決定下次再續。

 
 
 
 
 
 
 


评论(1)
热度(7)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