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guixon 霍格華茲PARO

霍格華茲久久才舉辦的一場畢業舞會,並非每一屆都有的。彼得沒有找到舞伴,他才三年級,關於舞伴的意義,他還不太了解。符咒學老師偷偷告訴彼得,他可以從窗簾後面偷溜進去,開場舞結束之後,就沒有哪個老師真的在乎,禮堂裡面看到哪些學生。也許,趁機大喝一場才是老師們想要的吧?彼得這樣想著。

他穿著學校的長袍偷跑去舞會裡,那一點都不奇怪。因為沒有人在乎他,而彼得也不是唯一偷溜進來,又沒有穿著禮袍的學生。看似沒有任何偷溜進去理由的彼得,他有他想要看的人,五年級的、在史萊哲林、不是純血的、赫格特‧迪克森學長。

彼得在角落偷看著他們,迪克森跟其他史萊哲林,他們混著男男女女,交頭接耳,手中拿著顏色鮮豔的水果PUNCH,想當然爾,學校們不可能提供含有酒精的飲料給學生,尤其是在這樣的場合下,但彼得知道,高年級的學生自有偷渡酒精到任何地方的方法。這會,彼得瞧見有人拿著魔杖在迪克森的杯子裡加點東西,就是那麼一回事吧?彼得心想,他們雷文克勞稱之那為邪門歪道,也許他們喜歡吸收任何新知,但不代表他們需要知道這些雕蟲小技,比起變出酒精還不如研究增齡劑,後者明顯有趣且有意義得多。

如果被學校的人發現,這還不是勞動服務或是一兩封咆嘯信那麼簡單可以解決的,逐出校門、鬧上魔法部都無不可能,彼得曾經聽說過麻瓜們對於未成年飲酒的責罰,簡直輕到不可思議。他不要這樣,違反校規的事情,彼得從來沒有想過,他又看了一眼那些喝著彩色飲料的史萊哲林。也許就像分類帽所唱的一樣:不擇手段,是蛇的本性。

直到舞會散去,彼得都停留在同一個位上,他想他感受的氣氛也夠了,最後可以假裝路過一下,也許能聽到迪克森說話也不一定。而彼得聽到的是:我想去觀星塔走走,你們不用跟來。其他史萊哲林問也不問的成群往地窖的方向走去。那時,彼得並不覺得這是個機會,只是他覺得怎麼樣也得跟上去。

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那裡。

彼得知道那是在對他說話,他一聲不吭的走向坐在台階上的迪克森面前,五年級的他正在抽高中,褲子不合尺寸的露出他的小腿與黑襪。迪克森頭靠著石牆斜眼看著這個來自於雷文克勞的學弟,不是第一次了,迪克森發現他常看到這個人。而今天在舞會上,他每一口的PUNCH從固定傳來的視線,毫不遮蔽、直勾勾的看著他,迪克森趕打賭,他是衝著自己的嘴唇看著,肯定是這個樣子。迪克森拍拍他身邊的石階,示意要他坐下。

不知道開啟什麼樣話題的彼得,安靜的坐在迪克森身邊,他身上傳來的細微的酒氣,要在很近的距離下才聞得到的,迪克森肯定知道自己偷看他整晚這件事情,彼得不知道迪克森的想法怎樣,他害怕去思考這些,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回事,所有的書本與偉大的雷文克勞女士(讚美她)沒有人教導彼得這件事。

然後,迪克森靠著彼得的肩膀,眉頭緊蹙著,他用愉悅到近乎於調戲的口氣說著:你想要的話,我能教你那個咒語,但是別喝太多,小子。你們雷文克勞學不來應酬的。

彼得偷偷瞧著迪克森的臉,他想著:你們史萊哲林才是,笑面虎一個。

评论
热度(5)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