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任務結束滿身汗在巷底你儂我儂 #單戀好苦啊下半身的野獸要關不住啦 #你跟砂忍村那女人到底是什麼關係ToT
(cp你懂ㄉ^_<) <<<<這個很靠杯所以決定貼上來


鹿丸抬頭看著天空的夜色,他想這個人還要哭到甚麼時候?他還沒洗澡就站在這裡讓他哭,肩膀都快被眼淚泡到皺皮了,當然這只是一種形容上的說法。

牙把鹿丸抱得死緊緊的,他們本來是在聊天的,畢竟那麼久沒見,難得可以這樣天南地北地聊,牙本來想約鹿丸吃點消夜(或許再問今晚能不能住他家)鹿丸卻說:不能,明天他還得去砂忍者村,今天只是回來交報告而已。

牙覺得這一切根本就不公平,憑什麼要鹿丸去砂忍者村,他不是才剛去過而已嗎?(其實是三個月前)一刻都不能忍耐的牙壓低了聲音問起了任務的內容。

誰曉得呢?鹿丸這樣回答,那個女人只寫了一句話:你給我過來。鹿丸說這句話時,用得是他一貫的瞞不在乎的態度,語氣輕挑就像是在講別人家的事情。

你明明知道!你明明就知道!!

瞬間牙似乎聽到自己理智線斷掉的聲音,而站在他對面的鹿丸也聞到一點不對的徵兆,正當鹿丸伸向自己的暗器包時,牙一個擒抱,就再也沒有放開鹿丸,眼淚跟鼻涕也再也沒有停過了。

好了沒?

鹿丸心想他真會找地點哭,四下無人的,想找個人求救也不行,他的背好痠阿。隨即將自己靠到後面的牆壁上,牙的頭似乎撞到了一點點,卻完全沒有起身的意思。

就只知道哭。

這句話,鹿丸是用氣音說的,但那個犬塚牙是何許人物,他抬頭將自己的紅腫泡泡眼與來不及擦掉的鼻涕(其餘的多半留在鹿丸的背心上),牙對鹿丸大吼著:你知道我們有多久沒見面了嗎?你跟砂忍者那個甚麼砂公主是甚麼關係!我不要你去!不准去!!

鹿丸心想任務是可以說不去就不去的嗎?他把牙推離自己一點,轉頭就走,理也沒理他。那個後頭傳來不小的聲音說著:奈良鹿丸,你不要走~

說真的回音有點刺耳,也有點可愛。鹿丸站在路燈下回頭看了看那不知怎地跪在地上的犬塚牙,他說:你還不快點過來,明天的任務也有你的份。

阿?


@比起睡覺我更想 牙這個畫風會不會太煩?感覺上又無違合的←?

评论(4)
热度(9)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