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KIBASHIKA 久違的聚會

《極限挑戰60分》001  題目:久違的聚會


一到會場的門口,我就看S學長,而剛好的,他一抬頭也看到了我,他向我點頭就算是打了招呼,而我對他微笑了一下。畢竟我們沒有很熟。隨即,我找了一個空位入座,周邊都還算是聊天得來的朋友。這個位置還不錯,不是自己最討厭的冷氣口,而且,剛好頭只要一偏可以看到過去兩桌的S學長,我想學長不會在意這些。

自從畢業以來,這還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聚會,自己本來就不是會主動聯絡的類型,甚至連社交群組網站也很少在用。偶而,一打開網頁,滾軸下捲滿版面的小孩子與婚紗或是在戶政事務所打卡的貼文,簡直閃得我這單身狗幾副眼鏡也不夠用。還好,S學長不太用這些東西,聽說當年他的帳號還是他的美女髮小幫他辦的。直到現在,那個帳號是專門來讓別人打卡用。來自於S學長的發文,我從來沒有看過。

我喝下一口冰涼的生啤,夾了點醃製章魚在嘴裡嚼著,我在想從甚麼時候開始自己從模仿大人的習性到自然間接成為絕大部分眼中的「所謂的大人」了呢?然後,隔壁的朋友輕拍了我的肩膀,他問:你聽說過嗎?關於你的那個S學長。首先,我必須聲明學長從來不是我的,只是剛好有一陣子受過他的指導而已,短短三個星期,之後除了在走廊上遇見的打招呼外沒有其他戶動。當然的,這些話我一個字都沒有說出口,我放下筷子隨即加入了這個話題,可想而知的是八卦的那一種。

他們在說S學長跟他的指導教授-A老師的關係,有人說你們瞎了嗎?A老師有未婚妻了,還是個美女一個無誤。另外一個又說了,都過了幾個年頭了,這個婚約到底是有還是沒有,你們有誰知道嗎?我發誓我真的不只一次撞見S學長跟教授兩個人單獨待在辦公室裡面,我心裡想:阿不就好棒棒?他們就是老闆跟屬下的關係啊,不然來怎麼樣?討論個問題還必須隔了一個隔板才行嗎?辦公室性別保護條款不知道用不用於兩個男的身上?又有人說了,他一直以為S學長跟K學長同居並交往,從大二到K學長研四都住在一起,整整7年,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我心想:分擔房租甚麼的,這再正常不過了吧?而且我聽說過S跟K兩人高中就認識了,他們同鄉,習慣與吃飯的口味比較相向,住在一起的摩擦似乎少之又少。這時,全桌的人盯著我,的確,八卦時期不獻出一兩道消息實在太不厚道了,我嘆了一口氣說到:S學長到現在還是K學長接送他上下班喔。全桌一起發出了一道怪聲,還好在這吵雜的居酒屋裡面,還稱不上是最吵的一桌,我剛剛沒有說過嗎?我跟S學長是同一間公司的。

這時,我看了S學長一下,他正被他兩個髮小夾在中間,喝了酒之後臉色紅潤,眼神不知怎得一直盯著桌子,完全沒在意,坐在他左邊的美女髮小(欸對,就是幫他辦帳號的那一位)的胸部抵在自己身上。坐在S學長右邊的胖子學長正埋頭吃個不停像是要把這家店吃垮一般,但這不是吃到飽阿胖子學長說好的AA制呢?痾對我們都這麼叫他,私底下的,你們懂。

散會的時候,我們一群人在討論二次會是否要去唱K還是說要打保好消化一下撐起來的肚皮,過了25歲之後,身體真的跟以前不太一樣了。然後,S學長接了一通電話,嗯好我知道、對就是上次那家店、嗯......你到了嗎?我看到你了,先這樣。從來不參加2次會的學長就這樣走了,阿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就跟以前在學校一樣,然後我跟同桌的幾個人看見了那台停在街角的摩托車,已經不當年的五十CC,是台帥氣的奔騰,黑色的,K學長的品味依舊沒有變。

你問我是怎麼知道的嗎?嗯......他跟S學長的安全帽上還是貼著一樣的貼紙,一個醜到不行螢光色的甚至還會反光的小鹿圖案。就跟當年一模一樣。


======
20150822 1417
對不起晚了十分鐘,好趕喔><
謝謝主揪!


评论
热度(8)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