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葉皓 暗戀30題

#30題寫完前不公布題目 #私設有


一葉之秋:@唐三打@唐三打@唐三打 出來!劉皓怎麼了?

難得孫翔會主動發言找人呢,葉修看著職業選手群上其他人陸續冒出打了個問號,不少輪迴同胞看在組織的份上幫忙呼喊唐昊,看來唐昊是隱藏上線啊......葉修盯著好友列表灰色的唐三打還有暗無天日。

唐三打:吵死了!都快被你們震到當機了 #掀桌

一葉之秋:快說,他怎麼了?還好嗎?出院沒?

唐三打:前天出院了。

一葉之秋:後來呢?後來呢?@唐三打 別不說話啊 #掀桌

唐三打:臥操連表符你都要抄,輪迴的也不管管?@無浪

唐三打:我怎知,那貨從昨天開始請了兩個禮拜的假,電話也不接,蒸發了吧。

鬼燈螢火:細思恐極 #再見

槍林彈雨:壓力山大 #再見

無浪:劉副保重 ^^

夜雨聲煩:靠靠靠靠靠江波濤我告你禁止COS我隊長我要說的話這劉皓也真奇耙不過就是昏倒住院怎麼搞得跟天塌下來一樣我看他會不會回來可以開賭盤了我說是吧?隊長?隊長?你怎麼不說話?隊長隊長隊長隊長

索克薩爾:^^

葉修在黃少天發狠大刷版面之前,大爆手速關掉頁面果斷下線。兩個禮拜又不接電話,我看這會是回老家了吧?劉皓我記得是H市出生的,所以那會才會選擇來嘉世報到。葉修看著電腦關機的畫面,暗搓搓的決定明早跟老闆娘請個假,噢、得在魏琛、方銳起床之前,還有包子晨跑回來之前搞定。這次可不能帶個拖油瓶,怎麼現在要做點私事還真麻煩,葉修嘆了一口氣,起身關掉屬於他那邊的照明燈。

『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誰啊?」

「喲、劉皓。」

「葉修?你怎麼會來?你怎麼知道這裡的?」

「說什麼著?地址你不是告訴過我嗎?」

當年,劉皓在嘉世附近添購的單身公寓,在入住結束之後,第一個就是跟葉修報告自己買了個小單位的房子,有空的話請務必來坐坐。那時候,葉修沒有回應劉皓,只是看過就算了。過了這些年,葉修也沒把劉皓的QQ聊天資料刪除過,往上拉一會,很快就看到地址了。

「不請哥進去坐坐?」

劉皓不情不願地替葉修開了門,就這樣擱著轉頭進入屋內,葉修還替自己找了雙拖鞋來穿。劉皓用了個不怎麼好看的姿勢駝在電腦桌前面,有一下沒一下的玩著榮耀;劉皓看葉修坐定之後,有點用力地關上螢幕,房間裡只剩下電腦主機運轉的聲音。劉皓不說話,葉修在房間裡左顧右盼。

還挺有一回事的嘛,地板很乾淨、環境很整齊、聞起來也沒有異味,葉修默默地給劉皓的公寓刷滿好感度。

「你也是來看笑話的吧?」

聽到劉皓這句話的葉修,溫和地看著劉皓,他暗暗地打量起穿著睡衣的劉皓,跟他桌面上的榮耀專屬卡機。還有劉皓還是駝駝的坐姿,葉修看不習慣他這個樣子,這樣的劉皓看起來特別地......脆弱。

「怎麼說話呢?哥是關心你才來你這看看。」

劉皓不想回應葉修,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葉修;對現在的劉皓來說葉修是除了呼嘯隊伍之外最不想面對的人,劉皓坐在椅子上,關於葉修的回憶全部湧了上來,他想起他到嘉世的第一天跟他在嘉世的最後一天,他被葉修在網遊裡揭穿了身分然後被集火出去、以前葉修對他一對一的教導、還有葉修每次只是看著他連個評語也不給的時候;臥操,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所以才會這樣、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

葉修注意到劉皓握拳的雙手,掐緊的泛白。指甲都會被插進肉裡了吧這下。傷到手還真不是好事,葉修對劉皓說:

「機會難得,要不挑一下?」

葉修指了指劉皓的桌機,又說:

「很久沒被哥虐了吧?」

劉皓重重搥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起身離開,葉修心想:啊、他被討厭了嗎?

隨即,劉皓抱了一台筆記型電腦還拉了一張椅子替葉修喬好了位置。

「先說好,不准用散人。」

「行,哥換個帳號卡還是能分分鐘虐你,等會輸了別哭。」

「哭你妹夫!」


======

20151004 1452

作夢都能想到葉修滾來找我媳婦當媳婦的開端 (//´/◒/`//)
葉不修你再不對我媳婦好點,看我分分鐘休了你(我就是個雷包)

评论
热度(18)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