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葉皓 陌生人02

與 @葉綠丁 的合作文//

丁@香肉&我@其他,每日一祈禱,肉快點出現(你


白告:夜哥你在嗎?

一夜知秋:怎著,小白告?想哥要說啊

白告:今天遇見討厭的人,覺得心情不好,他為什麼要一直出現在我的面前?真的很討厭 


螢幕這頭的葉修,盯著白告丟過來的一個哭臉,他想:還能有這麼巧的事?

今天劉皓來興欣網吧,葉修挺開心的。能看一下他的小副隊活得好不好,看起來是過得還不錯,活蹦亂跳之外,人也活潑了許多。看來,以前在嘉世,劉皓的壓力來源都在他的身上。葉修想著,嘴上剛好也抽完最後一口菸。他給白告發了一個抽菸的圖外加一個摸頭。這個白告出現就出現在葉修來到興欣的第一個晚上。一直以來葉修都會固定的掛在聊天室裡,不為別的,吊個對象唄。雖然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成功過,真要葉修來講的話,他會說:沒辦法啊,哥喜歡的還沒出現,喜歡哥的、哥不喜歡。配上葉修一貫嘴欠的表情,活該難怪快三十了還沒半個對象。

至於劉皓嘛,葉修承認還蠻喜歡他的。只是到今天葉修才知道他用錯了方法,又能怎樣呢?他人都在這,在興欣﹔剛劉皓口中的破網吧。月薪一千八供吃供住供上網。重點是離嘉世近,在沐橙還不知道葉修在興欣之前,葉修就想告訴劉皓他就在對面的街口。不為什麼,就想讓劉皓知道而已。要葉修來講的話,他就喜歡他這個小副隊,只差沒告白而已。可惜這些劉皓都不知道。

葉修摸了摸身上的菸盒,特麼的一根都不剩,肯定是被老闆娘順走了。沒了菸抽的葉修心情開始浮躁了起來,而螢幕上白告傳來關於他討厭的人的訊息怎麼看都不太順眼,我說這不是說要約嗎?把我當心理輔導不成?這個白告又讓葉修想起了劉皓,白告說他遇見了討厭的人,而葉修遇見的是他喜歡的人,但這個喜歡的人卻討厭他。沒錯,葉修不是傻子,他知道劉皓討厭他。討厭到把葉修逼出嘉世,而葉修卻完全拿劉皓沒辦法,要說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就讓他們去說吧,只是這個情字連個邊都還沒沾上。葉修想著劉皓對他說話時帶刺的字眼,用著還在嘉世時不曾有過的不耐煩的語氣。


「唉,朋友可不敢當,我們哪敢和葉哥當朋友,準確來說,我們只是葉哥的,下屬。」


葉修聽完只是直直地看著劉皓不說話。*這些都是你的真心話?你只當自己是下屬?那你為什麼重來都不說?怎麼重來不告訴我你的想法?你不直接說,我怎麼會明白?你真的當我是神啊?

如果當時能有面鏡子讓葉修照一下,連葉修都會覺得自己臉黑得可怕。這劉皓還可真不簡單,三言兩語就能把自己撩撥了起來,能栽到這種地步他也是認了。那時,葉修不是刻意要忽略劉皓的,只是他實在拉不下臉虎口婆心地對劉皓說: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想要你好。葉修不想和劉皓再有甚麼紛爭,至少現在還是保持在冷戰的關係,對你我都好。而葉修不曉得的是:若非真的在意,葉修以往是不太在乎的,只怕他自己是毫無知覺地越陷越深。


白告:夜哥,你還在嗎?

一夜知秋:在呢,我打給你,你接接。哥想聽你的聲音。


葉修按下了影音通話鍵,等了好一陣子。這白告是去找耳機了吧?上次通話時,葉修就注意到了,這個白告不只名字有點像劉皓,連聲音也有點像;音調是偏高了一點,但頻著葉修靠榮耀長年鍛鍊出來的耳力,一聽便知道那是出自於變身器的聲音。葉修也沒想拆穿他,本來嘛,這種事情是你情我願,對方不願意暴露,葉修也不會真的強迫他,白告應該有他的理由吧。至少葉修是這樣替他設想著,而另一方面他也想著但如果哪再進展到視訊的關係的話,那會更好,葉修到要看看這個白告要怎樣隱藏那些鏡頭能拍到的真相。


「喂喂,夜哥,怎麼了嗎?」

「怎麼這麼突然?」

「沒什麼,只是剛好今天哥心情也不好,特別想聽你的聲音。」

「你這樣說話,我會害羞的。」


葉修聽見對方吞嚥口水的聲音,他想像著一個臉蛋白淨的男孩坐在電腦面前,羞紅著臉,右手緊握著滑鼠,左手死壓著耳機不放,肩膀緊縮、也許背會駝駝的。只要葉修再說點話甚至大喊一聲,白告就會被他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連葉修都沒注意到,他現在臉上的表情,很溫柔。

葉修能分辨得出來,這個白告喜歡他的聲音,沒有理由的。他想,如果白告敢要求的話,他能跟白告說上一夜,而耳機對面人會細細地聽著,不管他說的話題是多麼地無聊,哪怕是對方可能完全沒接觸過的網遊又或者白告這輩子都不會遇到的人,比如說:劉皓。白告永遠會在這,仔細地聽葉修說話。


說也奇怪,他們明明沒有認識幾個晚上。


「哥在想,兩個人在同一個晚上一起心情不好的機率會有多少。」

「夜哥的意思是?」


夜哥......葉哥.......,葉修聽著白告細軟的聲音這樣叫他,這讓葉修又想到劉皓。也只有劉皓會叫他葉哥。


「哥的意思是:我心情不好,來做吧。」


葉修在這個聊天室裡,說話一貫地簡單粗暴。要不是這個白告還入得了葉修的眼,不然他們不會拖到現在連靠聲音互嚕也沒有,哥這會可累積了一點時間,小白告你要負責蛤。


「怕什麼,沒要你開鏡頭,只要發出點聲音給哥聽便行了。」

「我真不能,夜哥。下次好不好?」

「怎麼,你上聊天室不就為了這個?哥知道你害羞,不勉強你做其他更多的,就只是嚕一發而已,好嗎?」


說完這句話,葉修覺得自己對白告真的不能再好了,要是以前他一定二話不說直接拉黑,哪用得上說哄帶騙的。劉皓都沒這傢伙難搞,嗯.......說起來,他還真的沒哄過劉皓,下次來試試看,說不定這招對上劉皓會有用,至少關係可以軟化一些。

就在葉修想這要用哪些話來哄劉皓時,螢幕對面的白告下線了,覺得有點錯愕的葉修看了看電腦螢幕上的鐘,已經快接近凌晨三點,唐柔敲了敲葉修的門,提醒他該換班了。

好啊這下,時間都被對方抓得準準的,逃過了這次,下次可沒這麼簡單喔,小白告。

葉修關了他從老闆娘那邊順來的小筆電,走到一樓,而聊天室裡的一夜知秋剛收到了一封私訊,上面說著:夜哥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

20151029+1030+1101 2256

*出自於原著章96 - 因為你做錯事

叶修刚要答,却是刘皓抢了个前:“哎,朋友可不敢当,我们哪敢和叶哥当朋友,准确来说,我们只是叶哥的,下属。”

叶修依然不语,目光直直地望向刘皓。

天地良心啊,真的是這樣寫TTTT

覺得我現在重看劉皓出場的章節都覺得世界觀被丟進洗衣機滾了一圈。

评论(2)
热度(39)
  1. 葉綠丁我從無中生有。 转载了此文字
    嗚喔喔喔喔喔喔!下章換我了><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