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葉皓 陌生人01

與  @葉綠丁 的合作文// 

丁丁負責香肉,我負責其他,好期待肉的發展喔^q^(只有這樣嗎?

感謝我大邪教皓line群,這原本只是出現在裡面短短26分鐘的腦洞←


「皓哥,晚上要不要跟我們出去唱歌?你好久沒跟了,不+1嗎?」

「不了,我還有點事,你們玩開心點。」


劉皓隨意打發完陳夜輝等人,用一個別人不會察覺到的速度快步走回房間,二話不說先開了房間裡的私用電腦。在等開機時,衝到廁所洗漱了一番。渾身熱氣走出浴室的劉皓,終於聽見他想要聽到的提示音。顧不得頭髮還濕著得衝到電腦面前坐定。


白告:在嗎?

一夜知秋:在呢。

一夜知秋:小白告今天一整天有沒有想哥啊?


是他。是只屬於劉皓的一夜知秋。

剛開始只是好奇而已,葉秋離開嘉世的那個晚上,劉皓坐在自己的床上思考著:關於他是否做了無法挽回的事情?葉秋會原諒他嗎?關於那些原諒與被原諒?又或著這些都是葉秋自作自受?

對,肯定是這樣。別想了。

劉皓說服自己打開電腦轉移注意力,莫名其妙打開一個看起來就動機不純的聊天室。上一次來到這種地方他還未成年,進去沒多久就自討沒趣的離開了。這下,該知道的都懂了,劉皓心想這還能有甚麼大不了的?手動鍵入自己的暱稱:白告。

聊天室一覽拉開,都是花花綠綠的字樣。劉皓目不轉睛的看著,原來啊、這麼多人跟他一樣在這裡排除寂寞。然後,有個字樣跳到劉皓的眼前:一夜知秋進入聊天室。

劉皓想了也沒想的私訊了這個一夜知秋。


白告:你好。

一夜知秋:你好~

白告:玩榮耀嗎?

一夜知秋:不玩,你呢?

白告:也不玩。

一夜知秋:怎麼問呢?

白告:討厭的人在玩。


劉皓看了看這個一夜知秋的頭像,是一雙很美麗的手。稍微霧化之下的照片,劉皓看得出來那是雙男人的手,大概是除了葉秋之外,他看過最漂亮的手了吧?


一夜知秋:那約嗎?

白告:約啊。


從那之後,劉皓每晚都掛在聊天室上,等著這個一夜知秋,他向來習慣使用隱藏上線,劉皓沒有跟其他人搭話的打算,而他發現這個一夜知秋上線的時間不太固定,偶而在劉皓就寢前都還看不見個人影,也有可能那天劉皓一進去聊天室,一葉之秋就掛在那兒。劉皓不只一次思考是否要跟對方交換微信或是其他更私人的聯絡方式,但他始終不知道從何開口。噢對了,劉皓稱呼那人為夜哥,不只是心理上的安慰而已,劉皓想著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將他對葉秋的寄託移到了一夜知秋身上,這有點可笑。但是現在的劉皓已經停不下他這種行為,尤其是他們第一次語音通話之後,劉皓就知道:他這次栽下去了。

小心起見的劉皓,使用了在淘寶上買的變聲器,將自己的聲音調高了一點點,雖然一夜說他沒玩榮耀,但難保不看新聞,現在榮耀的記者會新聞都會轉播。從劉皓出道開始時就代表嘉世開著每一場葉秋不在場的記者會,萬一他剛好看過那些新聞,那該怎麼辦?還是小心點好。


「喂喂,夜哥,你聽得到嗎?」

「有,很清楚。」


劉皓嚇到了,那個人的聲音,好像葉秋,簡直是一模一樣的程度。這不可能,葉秋不可能會來這種聊天室的,劉皓這樣說服自己。他強壓下自己的心跳聲,明知道對方不可能聽見的;劉皓捂著自己的心臟,用壓抑不住顫抖的聲音說著:


「第一次這樣聊天,我有點緊張。」

「緊張什麼?誰沒有第一次呢?別緊張了,哥給你罩。」


一夜也自稱自己哥,就跟葉秋一樣,劉皓突然想起那天葉秋離開陶軒辦公室的臉,那樣的雲淡風輕、不顧一切,就像是什麼的可以放下也什麼都不會在他身上留下,那中間包括了劉皓花在葉秋身上的整個職業生涯。


也有那麼一個曾經,劉皓想要的只是葉秋多一份注意而已。


======

20151025 1315

本來想要養肥才發的,忍得好苦你們造嗎??(滾粗

接到丁丁的邀約真是太開心了,沒肉吃就是要推別人去煮啊(咦

最後,謝謝邪教接受這樣沒有節操又愛鬧的我 (PД`q。)・゜・

评论(15)
热度(55)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