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全職/葉皓/陌生人03

上菜啦 ( ´ ▽ ` )ノ 劉審讓我達到被屏成就(1/1)

葉綠丁:

這章與@我從無中生有 合寫

    
    

分隔線的地方~下面我就開始寫啦!

    
    

葉修最近的心情都很不錯,手上君莫笑到處打雜工的生意越做越大,自己的等級也穩定成長中,還是網遊稱手,葉修不經懷念起以前在網遊裡廝殺的日子,雖然這麼多年來畫風說變就變,這網遊的骨幹還是一樣的。

    
    

您收到來自於離恨劍的私人訊息。

    
    

有了這貨又更樂了,葉修點選了對話框,慢吞吞的打字回應過去,他刻意裝得好像不把對方當作一回事,應該完全沒露出破綻吧?這個劉皓也真夠用心,這個20等的破爛裝備帳號,肯定是從陳夜輝那裡要來的;要我說啊,這種裝備搭上這暱稱的品味配上這種身手還什麼好處都不要,這特麼的除了劉皓還能是誰?

    
    

葉修喜孜孜地在原地等著那離恨劍來找他,嘴角忍不住的上揚著,這劉皓在打甚麼腦筋他還能不知道?就只是想要劉皓多陪陪自己而已。還沒到拆穿他的時機,葉修是什麼都不會說的,能的話;葉修頗喜歡這樣,就兩個人打打網遊、刷點紀錄、有一下沒一下的聊天,葉修現在最想要的也不過就這個樣子一直持續下去,可惜啊、他作息顛三倒四的,這樣下去劉皓的身體可受不了,這劉皓也真不知分寸,想跟君莫笑玩遊戲這點我曉得,但劉皓大大明兒個你還有比賽呢。起身倒水的唐柔,看到那坐在前台的葉修,不知道正在想些什麼,他手中的那只菸正燒到最後一截,葉修卻只是夾著那菸屁股也不丟掉,表情癡呆、眼眉帶笑。如果讓陳果看到肯定會被扒頭。

    
    

“呵呵,用個狂劍士,隱藏一下實力我就看不出來了嗎?劉皓,你忘了你是誰教出來的了?"

    
    

劉皓死盯著被他摔著的鍵盤,支架是完完全全的斷掉了,他才沒換幾天。為什麼葉秋會知道?我明明隱藏的很好的啊?什麼誰教出來的?還不都是你造下的孽;如果沒有你的話,今天就不會是這個樣子,嘉世也不會落到這種下場,都是你的錯,葉秋,都是你的錯!

    
    

劉皓細細的檢查自己的雙手,還好,半點傷痕都沒有留下。他的牙齒到有些痠疼,剛剛敲到了一些,而且跟葉秋的對話結束後,劉皓一直死咬著下嘴唇。現在看起來紅通通的像是在流血,劉皓覺得他的下顎疲勞、全身上下都酸痛著,這段時間的睡眠不足加上輸掉比賽的壓力,再搭上葉秋剛剛才告訴他:其實他一開始就知道劉皓的身分了。你怎麼可以什麼沒有說?看我在你身邊繞著你很開心嗎?這就跟以前在嘉世一樣,也對,就跟以前一模一樣,那時你不把我當一回事,現在離恨劍對你君莫笑來說也是可有可無的吧?還加好友…….臥操、葉秋…….臥操!

    
    

劉皓氣得全身發抖,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鐘,啊、時間快到了,他跟一夜還有約,別管葉秋了、去他的葉秋、你算老幾啊?憑什麼使喚我?憑什麼要我做那些用這些?你已經不是隊長了你不知道嗎?劉皓用力甩上他房間浴室的門,他那天特地用熱水將他全身上下淋過一遍,像是要洗掉他全身的情緒、洗掉他今天的記憶還有今天發生所有的事情,那些都不存在了。待會在一夜知秋面前的會是他所熟悉的白告,天真無暇、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白告。

    
    

==========

    
    

最近睡不飽白告:抱歉抱歉!

    
    

最近睡不飽白告:明天有個重要會議報告要準備,一忙起來就忘了,等很久了?

    
    

劉皓飛快敲打鍵盤輸入訊息,即便那是他信手捻來的謊言。

    
    

他真不是故意要晃點一夜知秋,只是洗完澡利用空閒登入榮耀十區卻發現自己為此賠上比賽辛苦拼出來的副本紀錄竟又被葉修給破了!這晦氣消息氣的他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在螢幕上。

    
    

好吧想說出門散散心偏偏這麼巧,撞上了蘇沐橙,廊道上劉皓被那句意有所指"謝謝幫忙"酸的牙齒一陣酸軟,心虛又不能反擊內心兀自糾結劉皓卻逐漸冷靜下來,他開始想通,再跟葉修糾纏已毫無意義,眼下最重要保住自己職業生涯前途才是上策,於是,劉皓調整好心情,敲響了孫翔的房門。

    
    

等一切結束帶著滿身疲憊跟孫翔道晚安的劉皓這才想起今晚的約,他心中暗道不妙,連忙衝回房裡,顧不上看時間是幾點來著,一開頭就劈哩啪啦打了一堆訊息發送。

    
    

系統聲響起葉修這才想起今晚似乎是有跟白告約著來著,沒辦法這陣子實在太忙,忙著帶新人刷記錄玩劉皓(?),剛剛送走了吵不拉幾的黃少天,而這會正隨意拉人打算下副本呢。

    
    

他放棄副本,招呼唐柔幫忙顧著前台一下,便悄悄進了儲物間開了語音跟白告聊了起來。

    
    

一夜知秋:喲!沒事沒事,這都三點還不睡?

    
    

劉皓瞇起眼像隻被順毛的貓享受聽著一夜知秋溫柔對他說話,全世界就只有他的夜哥會關心他睡不睡得飽,心情好不好,誰欺負他他就找那人算帳之類的情話。

    
    

聽著聽著,這幾天而來的勞累在神經放鬆瞬間從四面八方一同侵襲而來,他開始想睡了,意識迷濛起來,一夜說了什麼劉皓只憑本能敷衍回應,迷糊間自己好像應了什麼…?劉皓困惑地盯著螢幕邀請單方視訊小視窗,遲疑間還是伸手按下確定鍵。

    
    

一開始出來的是隻手,曾經劉皓也看過生的和這手一樣好看的人,只不過卻是長在討厭的人身上。

    
    

一夜,葉秋,喜歡,討厭。

    
    

  
评论(2)
热度(39)
  1. 我從無中生有。葉綠丁 转载了此文字
    上菜啦 ( ´ ▽ ` )ノ 劉審讓我達到被屏成就(1/1)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