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鄭皓 放開那張床!

#腦洞全開 #應該是個傻白甜


那一天,鄭軒才剛起床坐在客廳漫無目的地轉著電視台,心想著等下要吃甚麼才好,啊......必須刷牙才行,不然劉皓不會讓他吃東西,但是牙刷好遠喔,好累喔,等一下再去好了,然後.......


「鄭軒,你給我死進來。」

「怎麼啦?」


鄭軒聽到劉皓在喊他,是有點生氣的那一種,這又怎麼了?他甚麼都沒有做啊?鄭軒持續盯著電視螢幕,不自覺的提了手速狂按轉台鍵。啊......這沙發還真舒服,當初真是選得太對了,沒有顧劉皓反對搬回來的自己簡直聰明絕頂......


「你快過來看,床塌了!」

「甚麼塌不塌的,一大清早別那麼大聲啊......」

「現在下午一點了!!」


鄭軒知道劉皓真的生氣了,的確睡到下午一點是自己的不對,欸等一下今天是休假日我愛睡幾點就幾點啊。鄭軒拖著腳步,不甘不願地走回臥房,他那個樣子肯定會惹劉皓生氣,所以才一個拐彎,鄭軒馬上換了個好像很關心床的狀況的樣子。劉皓也知道鄭軒是裝出來的,他現在不想跟鄭軒計較這個,劉皓掀起床墊就要鄭軒看。

他們的床是木板床,上面擺著鄭軒規定要買的席O思床墊,原本劉皓也覺得這獨立筒的設計睡得特別的舒爽,只是每次要把床墊翻面的時候,總是搞得自己汗流浹背,鄭軒又老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說明書上面說了每睡半年要換面一次,才可以睡得長長久久;劉皓特別計較長長久久這幾個字。


「你要翻面怎麼不叫我呢?」

「你還沒清醒,我就沒叫你了。等會扳到手,那黃少天找我算帳,我可承受不住。」


鄭軒蹲下來看了看他們的床,床尾的兩根柱子看似直接被壓到變形,其實也只不過是散掉而已,鄭軒與劉皓合力把床墊搬到房間的另一邊,途中劉皓不停的碎念著:現在怎麼辦,沒床可以睡,這獨立筒好像不能直接放在地板上,不行不行這跟睡地上有甚麼差別?床底下怎麼可以這麼髒?喔天等下又要打掃,我昨天才整個掃過一遍的,我怎麼可以漏掉床底?不行不行不行--

鄭軒充耳不聞的走到客廳,挖出了那放在櫃子裡的工具箱,拿了個鎚子回到房間。那劉皓正試讀拿衛生紙要擦,他對鄭軒說:


「你拿那要幹嗎?」

「修啊?」

「別修了,誰知道你修不修的好,我打電話叫人搬走。」

「可以修,這跟樂高差不多。」

「甚麼樂高?這是床,不是玩具!」


鄭軒作勢要劉皓離遠一點,便拿起鎚子開始敲敲打打,塌沿著床的接縫處,輕輕地將原本散掉大半的木板接了回去。劉皓看鄭軒那樣子,一方面驚訝於鄭軒居然會修理東西,一方面又覺得不過是個床,東西都會壞,而且還是他不小心用塌的,鄭軒修床感覺就像是在替他收爛攤子一樣,這令劉皓惱羞變怒,尤其是這敲床的聲音,聽了他好心煩啊......


「你別修了。」

「快修好了。」


鄭軒接好左邊的床腳。


「你不要修了。」

「就快好了。」


鄭軒接好右邊的床腳。


「鄭軒,這不過就是張床,花錢就有了你這又是何必?」

「這是我跟你的床!」


劉皓不說話,鄭軒修好側邊微微崩開的床板,他走去收好槌子,拿了畚箕跟掃把回來替劉皓將床底掃得一乾二淨。真心不騙,這還是劉皓第一次看鄭軒主動拿起掃除用具。然後,他們兩人一起將床搬回原位。

劉皓遞給鄭軒放在一旁的床罩,鄭軒不發一語的換上床單,中途劉皓嫌棄鄭軒拉得不夠平,就搶了他的工作。這也奇怪,剛剛拿槌子的時候,明明就很有力氣的樣子,怎麼也不分點力氣在拉床罩上面呢?

像是用完全身力氣的鄭軒,便滾上床去。他抬眼看了看正在換枕頭套的劉皓,使了使眼色就要劉皓躺在他旁邊。劉皓一窩過去,鄭軒便自動捐出貨真價實的男友手臂。


「你看,原本的床很好吧?」

「嗯......你不生氣啊?」

「我沒生氣,寶寶你也別氣了。」

「好。」

「再說,這攸關於今天晚上的幸福,就算是我,也得爭取一下。」

「咦?」


======

20151208 1455

梗原來自我渣,每一個床塌與修床與買新床的故事裡,都夾隨著一段腥風血雨的家庭大吵。

鄭軒這個人樣樣好,就是在睡覺(各種的)這件事情絕對不讓步的我設定←



评论(1)
热度(31)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