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A fanficton blog.
#好喜歡劉皓 #BBCSherloc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王皓 慢慢相愛

劉皓一打開門看到的是唐昊的背影。他想,難得今天唐昊會這麼早到訓練室,還真是件稀奇的事。他走上前打了招呼,唐昊也沒理他。劉皓並不覺得奇怪,他挑了唐昊隔壁的位置坐下,一手托腮看著唐昊螢幕中的競技場畫面。

唐昊打得很認真,雙眼直盯螢幕,雙手緊抓鍵盤個滑鼠,手速不斷的提升。然而畫面中的流氓能處於下風,一個回神,榮耀兩字跳到螢幕中央。倒地的是唐昊平常慣用的流氓小號,而站在畫面正中央的是看起來穿著破爛的魔道行者,劉皓心想:該不會是遇到職業選手了吧?然後,一個聲音從劉皓的正對面位置傳來,他說:「滿意了嗎?說好的第三場。」

「哼,你說得算。」唐昊這樣回應著,劉皓抬頭一看,那是王杰希。這個時間應該在北京、應該在駕馭微草一切的王杰希。劉皓不能明白,今天不是假日,經理那邊也沒有消息,怎麼微草隊長會突然跑來呼嘯?他們兩隊的往來甚少,這可以說是劉皓來到呼嘯之後,第一次看到王杰希親自照訪。劉皓不知道的事情是從來沒有王杰希去照訪別人,都是別人來照訪王杰希。


「王隊,怎麼突然來啦?早點說的話,我可以安排人去接你。」


王杰希輕握住劉皓伸過來代表友誼的右手,劉皓瞇著眼笑著對王杰希這樣說著。王杰希的手心很熱,手掌比自己還大,也對,王杰希身高本來就比較高,手比較大也是必然的,劉皓鬆開自己的手,他卻發現:王杰希還握著他。


「不用麻煩,這不是什麼正式的到訪,沒事先通知你是我的不對,來的時間較早,就先跟唐昊下了幾場。」


隨即,王杰希鬆開了他的手,劉皓覺得有點奇怪,但也不好意思再問些什麼,他順手抹了抹褲子,然後對唐昊說了幾句話。一說完,劉皓抬頭一看,那王杰希正在看著他,用一種我有話要說、但我什麼也不會告訴你的表情看著劉皓。劉皓第一次近看到王杰希特殊的眼睛,他想:王杰希的眼睛其實很好看,也沒有大家所說的那樣大小不一,只是,可不可以不要在這樣看他,劉皓覺得不太自在,但也拿其實什麼都沒幹的王杰希沒有辦法。


「劉皓,我想請你吃個飯。」

「要請客的話,當然是由我這邊作東啊,王隊,訂個包廂怎麼樣?南京特色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不,劉皓。我想請你吃飯,只有我跟你。你隊長已經答應了。」


王杰希擺手指向唐昊的方向,唐昊的坐姿看起來心情不太爽,看樣子剛剛三局是連敗的吧?


「好......」


這時,呼嘯其他人依序來到訓練室。唐昊一聲令下,所有的人的眼球都從魔術師的身上拔了下來,埋頭進入本日訓練。劉皓做得不太專心,他克制不住自己想到他與王杰希的飯局。而且,只要劉皓朝王杰希的方向看去,王杰希都剛好正看著劉皓。

別,別這樣。別這樣子看我。


*


王杰希帶劉皓來到一家氣氛不錯的咖啡簡餐店。餐後,王杰希點了很符合他本人型性的單品咖啡,劉皓則朝著自己慣喝的維也納咖啡上的鮮奶油發愣。

是男人就應該要喝黑咖啡吧?劉皓盯著王杰希喝著黑咖啡也完全不皺眉的臉看著。王杰希像是注意到劉皓的視線的這樣對他說:


「想喝喝看嗎?」

「我喝不習慣。」

「來,試試看。」


王杰希的語氣很溫柔,就像是爸爸在教導一個孩子一般,鬼使神差之下,劉皓捧起王杰希的咖啡杯低頭飲了一口。


「噁、還是好苦啊......」

「久了你就會適應的,香氣如何?」

「嗯......還不錯?」

「以後,你會喜歡的。」


這是劉皓今天無數次發現王杰希在看他,王杰希拖著腮幫子看著劉皓,王杰希的眼眸顏色很深,眼神看似溫柔,劉皓卻完全看不出來王杰希在想些什麼?對他有甚麼看法?剛剛說的那些話,有另外一面的意思嗎?劉皓心虛的坐在王杰希對面,他緊張的在唇內輕咬下唇。像是怕被發現的,不敢直視王杰希。


「劉皓......」

「什麼事?」

「我們換個微信吧?」

「咦?」

「雖然大家都習慣用QQ,聯盟裡面的誰的電話要來還不容易。但是,就像我,我的微信可沒有幾個人知道的喔。」


王杰希又在對劉皓笑,劉皓覺得王杰希笑起來很好看,王杰希應該要常笑,這樣的話,感覺也比較不可怕。


「好的,還請王隊先告訴我,讓我來加。」

「我比較希望你喊我杰希。」

「......你不覺得有點太快了嗎?」

「你知道了啊?」

「嗯,剛剛想明白了。」

「你很聰明,跟我想的一樣。你家隊長就算我挑明地跟他講,他也不會相信的。」

「不,的確。如果我是別人,我也不會相信。」


那個王杰希想追劉皓?有沒有搞錯來著?


「那麼,劉皓。微信上見囉。」

「嗯,我會隨時開著。」

「我想打電話的話,也可以打吧?」


王杰希跟劉皓出了店門口,劉皓送王杰希到往車站的方向的公車站。他抬頭看了看王杰希的臉,就在剛剛劉皓才確定,他心目中那種不安定感、那種騷動是什麼?又來自於哪裡?

深不可測的魔術師,每每出手都要讓你措手不及。

以前葉修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吧?


「當然可以,我等著。」


======

20160221 1867

還個年初點的王皓。

一下子就快二月底了(躺)

评论(3)
热度(33)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