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喻黃皓 我的劉皓在床上突然變小了怎麼辦?在線等,急!

#梗源三人討論 #跪求各種仔劉皓>< #就當作藍波砲flag? #這裡不賣節操


「不行,我們一個一個來好不好?」

「不好,又不是沒有試過,你說是吧,隊長?」

「劉皓啊,你乖一點,這樣我們比較好辦。」

「不行,拜託真的不行一次來兩個,我會死掉的。」

「怎麼會呢?我們捨不得你死啊劉皓。」

「不‧‧‧‧‧‧不行,我不要、不要這樣!!」

黃少天跟喻文州一人抓著劉皓一隻手,他們把劉皓逼到床頭牆角,黃少天不懷好意地笑著,喻文州看起來很平靜其實他的手正興奮地顫抖著。正當黃少天想接口安慰劉皓的這時,一陣煙霧迷漫,黃少天跟喻文州還以為是發生火災,第一反應就是抓緊劉皓,帶他到安全的地方。這一用力,奇怪?手腕突然變細了?

黃少天跟喻文州對看了一眼,對方的眼神同樣出現遲疑。


「你們是誰?為什麼抓著我?‧‧‧‧‧‧為什麼沒穿衣服!!」

黃少天跟喻文州手部的力道一放鬆,『劉皓』立刻抽回他的雙手遮住自己的雙眼,他穿著淺藍色條紋的全套長袖睡衣,睡衣看起來是成人尺寸,穿在『劉皓』身上顯得偏大,略長的瀏海與沒有整理過的鬢髮皆藏在『劉皓』骨骼還沒有完全發育完成的雙手後面。

這套睡衣黃少天有點印象,沒有記錯的話,眼前的人確實是劉皓沒錯,但不是他跟喻文州的劉皓,而是曾經的『劉皓』。

「你是劉皓吧?」

這時候,喻文州先開了口。『劉皓』從手的後面偷看了他們,已經拿浴巾圍起下半身的喻文州,邊丟了另一條浴巾給黃少天邊這樣問他。

「是的‧‧‧‧‧‧」

「我是喻文州,他是黃少天。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今天、阿應該說今天早上才碰面過的。」

「黃少天跟喻文州‧‧‧‧‧‧?不,這不可能。他們才跟我差不多大,才不是長你們這個樣子呢!」

「怎麼?長我們這樣不好嗎?」

「也沒有‧‧‧‧‧‧」

「你肚子是不是餓了?我跟少天換件衣服帶你出去吃夜消好嗎?」

「好‧‧‧‧‧‧,但是你們要穿衣服!」

抱著衣服衝進浴室換裝的兩人,用眼神這樣溝通著:

不會吧?15歲的劉皓?

沒錯。而且剛好是我們第一次看到他的那一晚,我記得那睡衣。

臥操,老葉第一次帶著劉皓來找魏老大的那一晚!老葉那死沒良心的把劉皓丟給我們就不見個蹤影的那一次!?

你跟我想的一樣。你那晚的記憶還剩下多少?

我去,一點都沒有阿,唯一只記得的就是那套睡衣而已。

跟我一樣。


「走啦,小劉皓。本劍聖這就帶你去吃本G市特一流的烤串你覺得怎樣?」

「穿這件外套、換上這條短褲吧?這裡沒你尺寸的衣服真不太方便呢。」

喻黃兩人盯著小劉皓穿著海灘褲露出來的白淨小腿加上稍大尺寸的藍雨運動外套,鼻子那頭好像有甚麼在蠢蠢欲動、阿不對,他們兩個給自己點了32個讚之後,風風火火的把這小祖宗拱出房間門口。


======

「怎麼這麼多煙阿?」

「我也不知道啊?不就移個床而已咩?」

「奇怪劉皓咧?」

「剛剛我讓皓皓躺在我床上等我們啊。」

「我去,誰准你叫皓皓的?!」

「皓皓本人。」

「操操操操,不准這樣叫他!」


「你們誰可以先借我一條浴巾或著是外套嗎?」

「靠靠靠靠靠靠靠你是誰!為什麼會在我們的房裡?為什麼你全裸!!!!操!現在小偷都不穿防護的嗎?臥操窮得來偷我們這房也不鬧這樣的吧?」

「你是誰?為什麼在這裡?你把皓皓怎麼了?皓皓呢?」

劉皓一睜眼就看到白霧後面,那應該是16歲的喻文州跟17歲的黃少天,他覺得心好累啊,而且不知道該從哪一個角度來吐潮這整件事情。

「我是劉皓啊。」

「別別別別別騙人了!劉皓才不是長你這個樣子!劉皓比我還矮!皮膚很白!長得也比較可愛!才不是你這個妖裡妖氣的樣子!」

「你把皓皓藏在哪裡?不說我就打電話叫警察。」

「別叫警察!你想讓魏老大知道這件事情嗎?操還動不懂腦啊?!」

「你不想驚動魏隊就只能找警察,這已經不是我們兩個可以處理的事情,不然你想要怎麼樣?」

「甚麼叫做我想怎樣?我告你!我比你還要大一歲!魏老大說過我可以自己作主!你別想叫我做那些有的沒的!」

「等等,我頭好痛,能給先我一杯水嗎?還有衣服?也許一件床單?」

最後劉皓得到一杯溫開水跟一條有著黃色小鴨圖案的藍色浴巾,看這品味應該是黃少天的,劉皓一想到他的『黃少天』的臉就偷笑了一下。

「你笑什麼?小心別嗆到了。」


======


「怎麼樣?好吃嗎?」

「好吃。」

黃少天跟喻文州一左一右的夾著小劉皓走回房間,一路上小劉皓都很安靜,他似乎很快就接受了自己遇到未來的黃少天跟喻文州這件事情。暫時性沒有生命危險、肚子也填得飽飽的,先走一步算一步囉。

一回到房間,黃少天慣性地開了電腦。既然他的劉皓被時空交換了,該做的事情不能做,不如就來場榮耀先。黃少天刷了他慣用的分身帳號,直衝競技場大殺四方,他選了最簡單的拳擊場地圖,來一個就殺一個。無不是虐菜的行為,連勝了十幾場,他的劍客分身甚至沒有移動超過三個身位。坐在後面床沿盯著黃少天電腦螢幕的小劉皓,看得目瞪口呆,他說:

「哥哥,好厲害啊‧‧‧‧‧‧」

「你再叫一聲?」

「哥哥?」

「說少天哥哥。」

「少天哥哥。」

「還有文州哥哥。」

「文州哥哥。」

「「真乖。」」

跟某人怎麼完全不一樣?縮小就有這麼一股醍醐味兒?是這麼一回事吧?臥操該不會這是戀童癖的前兆?不不不不,劉皓還是大人的好玩一點。等等?劉皓本來就比他們小一點啊,我操?不會吧‧‧‧‧‧‧

「皓皓睏不睏?」

「還好‧‧‧‧‧‧哈、還好‧‧‧‧‧‧」

小劉皓邊說邊打了個哈欠,那邊的喻黃兩人這樣用眼神交流著:

我操?皓皓?

怎麼?不就跟小時候叫得一樣嗎?

這筆帳我還沒找你算過呢。

呵呵。

「小劉皓,你別理隊長,刷完牙之後跟我一起睡好不好啊?」

「嗯,我在想,為什麼你們的榮耀打得那麼好?」

「讓我來告訴你好不好啊?皓皓?」

「好‧‧‧‧‧‧?」


=======


劉皓躺在兩張單人床的正中央,縮小的喻黃兩個人似乎為了自己的事情爭執不出個結果,後來決定乾脆睡了先,為了預防劉皓逃跑(說真的沒穿衣服要去哪裡這點還值得好好商量一下),劉皓就這樣被迫睡在兩個人的中間。

其實就跟平常一樣啊,劉皓這樣無痛的接受著。

他看著黃少天躺在自己的位置上把玩著手機,另一邊的喻文州則是看著自己的筆記本抄抄寫寫,這樣看來,跟平常好像沒甚麼不同嘛。劉皓一邊想著衣時鬼迷心竅的伸手捏了捏黃少天的屁股。

「喂!!!你幹什麼?!」

恩,確實還是有點不同。

「再把你們抓去賣之前,我總是該驗個貨吧?嗯?」

「臥操‧‧‧‧‧‧你、你別這樣看我。」

小黃少天一看到劉皓瞇眼看著自己的眼神,他覺得有股奇異的甚麼捲上他的心頭,招架不住的那一種。於是他決定背對著劉皓睡,而且在自己可能的範圍內把被子捲得越緊越好。

劉皓覺得小黃少天的反應倒是頗新鮮的。難得一次,他居然可以一次調戲這兩個人,機會難得、不忍錯過。

劉皓起身撲向那邊正準備上床的小喻文州。二話不說,變掐住那大腿的內側。嗯、觸感到是不錯,軟了些但皮膚很嫩。劉皓往上一看便看到喻文州那招牌般微笑的表情,像是在說著:

Are you satisfied?

劉皓嘖了喻文州一口之後,安靜的躺平。喻文州貼心地把自己的被子分給了劉皓,然後枕在一個非常靠近劉皓肩膀的位置,他輕聲地在劉皓的耳邊道了聲晚安。

迷迷濛濛恍恍惚惚間,劉皓也睡了下去。感覺才沒睡多久,一個重量恰好壓到劉皓的肚臍眼,他一睜眼就看見那本來睡得遠遠的黃少天不知何時滾了過來,兩手抱住自己的頸子不放,一隻大腿也完全跨在劉皓的身上。另一邊的喻文州睡得筆直,但劉皓的要也被他緊緊的纏住。唉,這兩個老子的睡姿從這個時候就沒有變過了啊‧‧‧‧‧‧


======


「只要身體舒服,榮耀自然就會把得好。」

「我覺得我的身體很舒服啊?」

「想不想更舒服一點呢?」

「更舒服?」

「對,更舒服。而且榮耀也能打得好。」

「跟少天哥哥一樣的好嗎?」

「不試試看你怎麼知道呢?」

「隊長‧‧‧‧‧‧」


低調1

低調2


「臥操!連、連小孩,你們都下得了手?!太禽獸了!握個去!黃少天!!」

「劉皓,你回來了!!」

一看到是原本的劉皓的黃少天,想也不想的便撲了上去。原本啊黃少天以為這樣的時空交替不知道會持續多久,雖然小小媳婦也不錯,但抱起來還是沒有本尊舒爽啊。

「劉皓,我等這麼久,還是沒看你來藍雨呢。還好當初我們有先下手為強。」

「我的初吻‧‧‧‧‧‧還有初O‧‧‧‧‧‧黃少天你給我下去,老子要去洗臉,操。黏死我了!」

「劉皓啊,我替你擦。我替你擦!!下次不要隨便時空交替了好嗎?我跟隊長好擔心的。」


======


劉皓再回到原本世界的那一刻,他跟小喻文州本來剛睡醒在床上聊天的,當然,小黃少天還睡在一旁,打呼聲可大了呢。

「如果你真的是劉皓的話,那我問你,你會來藍雨嗎?」

「藍雨很棒,是很強的隊伍。但這不是我想來就能來的啊‧‧‧‧‧‧」

「那、我跟你,或是你跟少天,以後會常見面嗎?」

「我想,會的。」

小喻文州永遠記得劉皓那天很溫柔的摸著自己前額上的頭髮,在他消失之前臉上那很溫柔的表情,以及在白霧之後,回到原本世界的劉皓那個錯愕的眼神,他想到未來世界的皓皓肯定也會遇到自己跟未來的少天的吧?

「是文州嗎?還有少天?」

「是,我在。我們都在。」


======

20160516 5106

被L計畫影響覺得仔劉皓各種美好美味!!吃OO的劇情是汙的在我,真心忍不住><

其實5/9擬定好要寫,結果立刻重感冒,7天了還沒全好!應該是報應了吧(恍惚),anyway 劉皓 2016的0512生日大快樂!!(硬要)

小魚黃還是純潔的蓋棉被純聊天而已,聖潔的不敢動半毛錢!信我(沒人)


评论(4)
热度(56)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