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All皓 發熱GLOW

#不帶老葉玩系列 #後續不敢保證


王杰希總是選在角落的那個位置,日落的陽光會剛好落在他的桌面,卻不至於刺眼。劉皓從來不知道王杰希平常來店裡是忙著什麼?有時候看起來是公事,但劉皓完全看不懂。有時候是讀一本外國小說,劉皓知道那種語言不是英文,他也不會。

王杰希總是在劉皓遞給他菜單的前一秒,告訴劉皓他要喝的咖啡是什麼。偶爾,王杰希會問劉皓:「今天的三明治是什麼口味?」

「你今天有幫忙嗎?」

「店長今天讓我煮雞蛋。」

「那給我來一份,還有熱的哥倫比亞。」

劉皓從餐台上拿來一份雞蛋三明治,就放在王杰希的右手邊。他轉身回到吧台替王杰希沖咖啡。劉皓專心做事的時候,視線直視前方。但他最近發現,店裡的視線越來越多了。明明,他們只是一家名不經傳的小店。

「您的哥倫比亞。」

「劉皓,我的三明治沒有切。」

「稍等一下,我請廚房替您處理。」

「不用麻煩,你來就好。來,用我的餐刀吧。」

劉皓不由思索地接過王杰希的刀子,碰觸到王杰希的掌心時,不知怎得劉皓的心也像是被碰到了一樣,心跳突然變得很大力,陣陣巨響。劉皓可以感覺到王杰希的視線,這並不奇怪。劉皓知道王杰希本來就很喜歡看著他。

王杰希一手撐著下巴,他細細地觀察著劉皓微微泛紅的臉頰,劉皓的眼神看似專注,其實一直偷偷打量旁邊的自己,這些王杰希都知道,王杰希也看劉皓看得毫不避諱。

「下次跟我約會吧?」

「在店裡?」

「在店外、在店裡、在小房間、在你房間,都可以。」

「或是我房間也可以,只要你要的話。」



「西洋芹、青花菜、兩斤番茄、一斤小番茄、土雞蛋、小黃瓜、茄子要圓的不要長的,罐裝飲料一列如下,來這給你,慢慢看蛤。我不趕時間。」

劉皓蹲在地板上一瓶一瓶地數著汽水罐子,數得時候要檢查瓶蓋是不是緊閉著,店長是這樣告訴劉皓的。劉皓在蹲下去之前,將他的圍裙裙襬撩了起來,劉皓在圍裙裡面總是穿著日式和服的改編款式,黃少天發現每一件的花紋都不同,而黃少天很少看到劉皓穿同一件衣服,就算他三天兩頭就跑到店裡,假借送貨。

黃少天抵在後門板上,手裡拿著開瓶器還有一罐橙汁在那裡要開不開的,讓人搞不清楚他想要幹什麼?黃少天想啊——劉皓的後腦杓好像比一般人的還可愛,或許這是黃少天第一次這麼認真地盯著一個人的後腦勺看,而他自己完全沒發現。

黃少天終於開了那瓶橙汁,玻璃瓶子上的水蒸氣全都從黃少天的掌心往下流,有些滴到了他的褲子上,但黃少天完全沒發現。他正盯著劉皓後面衣領的空隙裡面瞧。

他想,劉皓也會跟他一樣穿棉質背心嗎?在家裡也會像他一樣打赤膊嗎?或者劉皓會穿束胸?等等,劉皓是男的。他是短頭髮。

短頭髮又怎麼樣?誰規定女生就要是長頭髮?劉皓的聲音不細,不像女生。劉皓的皮膚很白,那像女生。劉皓在這種店工作,還不是廚師、是服務生。

但是、但是,這家店只有劉皓一個員工。

劉皓的臉,看不出性別。黃少天承認他懷疑劉皓很長一段時間了。幾乎是第一次看到劉皓的臉,就很難把視線移開。似乎那天晚上黃少天還作夢了吧?夢到他?/她?夢到劉皓。或許,劉皓的性別就只是劉皓。

「劉皓啊……」

「嗯……?」

「我只想問你……你想喝橙汁嗎?」

「跟我一起。」




喻文州不是沒發現那個常客跟那個送貨的小心思,硬要說的話,喻文州挺喜歡那個送貨小哥的,可以的話,喻文州還想問他要不要來店裡工作?當然,沒有要跟劉皓一起。如果店裡有他的話,喻文州會讓劉皓待在宿舍裡,連中餐都是他親自送去。反正,就在附近。

喻文州從見到8歲的劉皓第一眼起,就決定要娶這個人回家。他不管別人怎麼想,甚至喻文州也沒告訴任何人。他慢慢的籌備、計畫,每一天每一天替劉皓做著準備,替劉皓寫著他的日記。那是劉皓,喻文州認為那他想做的,他應該做的。不管劉皓喜歡或是不喜歡。

今年劉皓18歲,他生日的時候,是喻文州替他過的。就跟過去十年一樣,有蛋糕、有禮物、有喻文州、還有劉皓。喻文州不敢說劉皓會喜歡那個晚上或者是之後的每一天。總之,他們現在過得還不錯,沒有人打擾。

喻文州不讓劉皓碰任何金屬餐具,劉皓吃飯只能用陶瓷湯匙,還是喻文州替他買的。那天,喻文州看見劉皓手上拿著餐刀,他從頭到尾都沒把視線從劉皓的手上移開。當然,王杰希牽了劉皓的手,好一下子,他有看到。

那天,喻文州在劉皓房間的門口遇見他,他問他:「你覺得誰比較好?」

「都不好。都很煩。」

「我也是嗎?」

「你……還好,目前。」

「謝謝你啊,皓。」



這不是劉皓第一次發現下班時有人跟蹤他了。為了這個,劉皓連平常愛在公園裡發呆一陣子的小習慣都被勒令戒除。劉皓走得很快,他害怕,害怕只要晚一點點回去,晚上就有得他受,還只是晚餐沒得吃那麼簡單而已。

劉皓走啊走的,他突然想到,他成年了。這代表從今年開始,以前不用做的,今年都要開始做。當年,店裡開張的時候,喻文州就帶他參觀過,那個粉調與紅光交雜的小房間。劉皓也不是第一次在他的衣櫃裡看見裙襬過短的外衣或者是稍微暴露的花邊睡衣,只是,那讓劉皓覺得噁心。

劉皓總是將它們揉成一團然後塞到衣櫃的後面,下一次打開抽屜時,劉皓發現它們又完好如初地放了回去。久了,劉皓也沒再這麼做。最近,劉皓偶而會穿那件有荷葉邊點綴的小短褲。當然,是在房間裡,只有自己的時候。

劉皓的生活很簡單,每天早上起床洗涑之後,跟喻文州店長一起到店裡吃早餐,劉皓整理店內環境,喻文州清點庫存。剛過八點時,王杰希會坐在他的固定位置。偶爾,王杰希會要劉皓替他拿報紙,劉皓從不拒絕。

每周三、周五,黃少天會開著小貨車來到後門,替店裡送貨。劉皓發現店長越來越不陪著點貨,總是要劉皓自己一個人去。而且,黃少天好像來得越來越頻繁了,像是昨天是禮拜二,黃少天一直纏著劉皓要陪他去看戲,劉皓沒有答應。

店裡營業至晚上六點,喻文州總是要劉皓先走,他來鎖門就好。每隔兩天,會有人跟蹤劉皓回家。劉皓知道每次都是不同的人。

店裡每周日不營業,周六從中午十二點營業至晚上八點。如果運氣好的話,能碰到店長一展手藝的烘焙時間。店裡充滿著麵粉跟糖霜的香味,是劉皓最喜歡的。

每年除了生日,喻文州幾乎不讓劉皓碰甜食的,就像現在,劉皓端著一盤白奶油蛋糕到王杰希的桌上,只因為那奶油是劉皓擠得,王杰希才會吃。劉皓知道,喻文州也知道。



======

20160606 2438

因為有本書叫做女給時代,所以來得腦洞。

這裡有女給皓、店長喻、送貨煩、常客王。

台灣全職only印了這個當無料,我只想說好久沒弄這些那些la

畫風跟以前很不同,求不問求放過!

评论
热度(41)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