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王喻 Before blooming

#少年們啊最美味了 #第一次寫王喻

#沒看過番外,爽被原作吊打


王杰希第一次看到喻文州是在微草的訓練室,微草訓練營那一屆只有王杰希一個人進入正式隊員,那一年就只有王杰希一個人尚未成年。王杰希從來不是主動找人攀談的類型,當然,身為長男的他非常擅長於聊天甚至陪伴,應付長輩或是晚輩都難不倒他,只是,現在的微草,沒有這樣的對象。

王杰希跟微草簽約後的第一個月,他打開訓練室看到那個喻文州,喻文州坐在窗邊的位置,他沒看著電腦,就看著窗外。訓練室從來不打開的玻璃窗被人打開來了。春末夏初,那裏的空氣沾染點暑氣,卻又沒那麼得熱,王杰希跟喻文州都只穿了件短袖隊服,喻文州解開了領口的釦子,而王杰希卻是扣得緊緊的。

「你好,你是王杰希吧?」

「是的,你是?」

「你好,我是藍雨戰隊的喻文州。」

王杰希知道今天是跟藍雨戰隊友誼賽的日子,非正式的內種,甚至連官方消息都沒有公布,可以說是單純的戰隊之間的私約。王杰希對於這次的友誼賽沒有任何想法,他的魔術師打法還沒練到非常完美,對於王杰希來說,這不過就是多一次練習機會罷了。

「是你一個人啊?其他人呢?」

「少天……跟其他人跑到附近閒晃了,比賽是在下午。」

那你呢?這句話王杰希沒有問。他覺得喻文州的普通話帶點粵語口音,黏黏的再加上上揚的尾音,王杰希聽了覺得舒服,沒有他對粵語印象中的吵,喻文州的口音很溫和,就跟他這個人的感覺一樣。

王杰希沒有來的對喻文州產生了興趣,他問他要不要一起吃午餐?或是在比賽前一起打打競技場或是單純的網遊?

「杰希,今天不用訓練啊?」

「啊,是我沒注意到。你們今天休假吧?」

的確,微草在比賽之前,通常都是全體放假,採自主練習制。也就只有放了假卻完全沒事情做、也沒人邀約的王杰希會自動到訓練室報到。

「不如我們打副本?」

「好啊。」

後面這一句喻文州下意識用粵語說的,王杰希不懂粵語。他甚至沒認真看完一整部的香港電影。他們兩個坐在一起,一同刷了自己平常的小號進入遊戲,一邊討論著待會要去哪個副本,一邊討論著彼此小號的裝備與命名,王杰希心想:也許粵語沒他想像中的那麼討厭。

他們一起挑了一個簡單粗暴的5人副本,沒有甚麼險峻的地形,也沒有隱藏BOSS,邊刷邊聊天,王杰希的魔道走在前面,喻文州的小術士跟在後面,一個開路、一個輔助。明明就坐在隔壁而已,喻文州還是時不時地會丟些表情符號來搗亂王杰希的聊天室,王杰希也開始回擊,兩人使出混身解數找出各種沒見過的顏文字,就只為了逗對方開心,王杰希甚至為了找一個突破五重牆壁的顏文字而挨了小怪一刀,這都是王杰希平常不可能發生的事。

副本結束之後,他們一同到達食堂吃午餐。在那裡遇見了藍雨其他人,喻文州跟他們說了點話,然後跑來跟王杰希一起坐。

「你不用跟他們一起吃嗎?」

「沒關係,跟大家天天都可以見面,就只有杰希在這裡才見得到。」

王杰希盯著喻文州的臉,他想著是怎麼樣的人才能說出如此肉麻卻自己完全不會臉紅的話。他想:喻文州如果去追女孩子,一定很不得了吧。

下午的比賽,王杰希果不其然的擔任個人賽的第一棒,他三兩下就把對方給解決掉。不知道為什麼,藍雨的青少年似乎特別的多。王杰希看著大多數的小藍雨圍繞著那個剛下場的選手,就只有藍雨隊長魏琛站在後面看著,啊、旁邊還站了一個喻文州。他正用口型隊王杰希說著:打得好。

那場比賽喻文州並沒有上場,王杰希見識到號稱藍雨的未來的劍客實力。跟喻文州的溫和口音比起來,王杰希覺得那個人簡直吵得過分。後來,喻文州告訴王杰希他跟劍客是住在同一間宿舍。

「他在宿舍也是這個樣子嗎?」

「你別看他這樣,少天很可靠的。」

「有待觀察,倒是你,怎麼不下去比一場?」

「沒關係,機會讓給大家。」

「機會要靠自己爭取,你們藍雨根本就是用猜拳來決定誰下場的吧?」

「沒關係。這樣看著大家也挺好的。」

那個時候的王杰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一句話。他決定也站在後面陪著喻文州看完整場比賽。後來,他們交換了聯絡方式。後來,喻文州比王杰希晚一個賽季出道。

後來,王杰希當了隊長,喻文州也是。後來,王杰希跟喻文州還有很多的後來。這一個下午的比賽是王杰希跟喻文州開始之前的事。


======

20160621 1623

寫給 @仙貝Reya  

其實我也蠻喜歡這個配對的XD

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寫沒有劉皓的全職CP(震驚)

评论(5)
热度(15)
  1. 仙貝Reya我從無中生有。 转载了此文字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