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道侣与妖奴(全)全职/叶蓝+叶皓/修真Paro

我這是炫富的節奏謀輟!謝謝七十!

七十踰矩:

給 @我從無中生有。 的生賀,哇哈哈昨天線下聚啦超開心~~!生日快樂喔喔喔~~~!




道侣与妖奴(修真)


叶修缔结道侣的隔日,刘皓前去拜见主母时几乎装不出笑脸。


堂上,名为蓝河丶笑容清浅的青年是金丹初期修为,较刘皓还低了一些。他脸上洋溢着刚成为新夫的那种羞涩喜悦,受了刘皓一拜後忙让人坐下。


刘皓看着人,心里五味杂陈,想忌妒却忌妒不来丶想气愤也无从发作,气氛有些尴尬。


「叶…夫君他北上去赴微草堂的成婴丹开炉宴,说半月能回来。」蓝河说着伸手要拿起桌上的小壶倒茶,刘皓赶忙接手,给人在杯里斟了七分满的灵茶。


「主人先前有和我说过。」刘皓低声道。


蓝河听见他喊“主人”微微一顿,饮了一口茶,问道:「他说让我们好好相处…所以,你要不要和我下山走走?」


刘皓愕然,重新抬头审视这来自南方蓝雨盟的修真者,对方乾净的眼里看不见一丝对他身份的鄙夷。


刘皓笑了。


「真稀奇。」刘皓不再挂着温文的假象,挑眉一笑,顾盼生媚地道「你是他的道侣,难道不晓得我曾经做过什麽?」


「我知道…」蓝河有点不自在的红了脸,却还是认真盯着刘皓没移开视线「你本来是他的妖宠,後来却背叛了他…被抓回来以後打上了奴契。」


「那你还敢和我下山?」刘皓笑着替蓝河添茶「契约在身,我不但不能直接害死主人的道侣丶你出了意外我还得替命,但若我和你来个同归於尽又如何?」


蓝河沉默了一会,摇头道:「你不会。」


「我怎麽不会?」刘皓看着蓝河,眼底一片冰寒,天晓得他废了多大劲才待在这里丶和叶修的“道侣”闲话。


「因为你爱叶大仙啊,你舍不得他。」蓝河理所当然的说,说完後突然变脸,害臊的掩面嘀咕「…那个称呼…拜托忘了……」


饶是刘皓心情正差,听了这昵称也再纠结不下去,嘴角弯起一抹弧度:「叶大仙?」


「我去…忘了好吗?」蓝河呻吟「我不是开始就是蓝雨盟的修者,我本只是乡绅家的庶子而已……」


「然後遇上了叶修在外游历?」刘皓似笑非笑的说「把他当成狐狸大仙了?」


「嗯…」蓝河一脸的生无可恋「跟他同行的还有我们蓝雨盟黄副盟主,看他们斩了个厉鬼,听他喊副盟主老黄丶又那副偷鸡贼的模样……」


偷鸡贼?


刘皓笑得肩膀一耸一耸,想想叶修被人当成狐妖的场景就愉快。


蓝河糗兮兮的苦笑,自己又倒了杯茶啜着。


这麽一碴过去,两人之间气氛缓和许多,刘皓不想为自己爱不爱叶修的事儿多谈,草草答应和蓝河下山後便告退。


厅内,蓝河长长呼出一口气,怔怔的对着空气自语道:「…你说想帮他破除心魔,可是我好像快要产生心魔了怎麽办?」




刘皓对蓝河的印象只好那麽一丁点,说到底,心里还是见不得有人成为叶修的道侣。


呵…见不得又有什麽用?他在叶修心底不过就是个宠物尔,不乖了呵责几句赶开,逃走了又要捉回来,等他忍无可忍给人来下重的,结局就是被打上永世无法翻身的妖奴契。


凭什麽凭什麽?二百年前捡了自己的时候明明就…明明就……


「呜!」刘皓心口的奴契忽然剧痛起来,把他疼得只能立刻坐下运功护住心脉,再没法想什麽别的。


等疼痛散去,刘皓坐在他的厢房里笑出泪来。


叶哥…你到底有多讨厌我?




隔日,蓝河和刘皓下了山。


两人一个身穿碧蓝道袍,一个扎着漆黑劲装,御剑从兴欣岭一路往西面飞。西面群山正逢花季,加上异兽多在金丹修为以下,挺适合他俩游历。


刘皓跟随在蓝河背後,不明白这人为何能容忍自己的存在。修真界讲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很少结了道侣的人身边还会有侍君/侍妾的存在,他表面上说是叶修的妖奴,实际做的和侍君没有两样。


若颠倒过来,自己肯定会想法把人弄死。


啊,会否他也正这麽用意着?


刘皓阴郁的揣测,心道还不知死的会是谁呢。


然而沿途什麽也没发生,蓝河同他一路就眼前的灵植与异兽闲谈,没人提起叶修,没人提起什麽过去未来的话题。


蓝河看着挺开心,刘皓却越笑越是虚假。


直到一周後,蓝河终在一座山巅将踏在足下的剑提起挽个剑花指向刘皓。


「终於吗?」刘皓哼了一声,却无法剑指主人的道侣。


蓝河摇摇头,:「我不知道你说终於什麽,只是我若不和你打一场,今後会生出心魔来的。」


「我怎麽和您打?主。母。」刘皓讥嘲的举起双手,他的剑抗拒落入手中,遑论指向对方。


「以天道为证,我,蓝雨盟剑修蓝河,正式向兴欣岭妖修刘皓提出切磋,一切咒法束缚在彼此不伤及性命的前提下停止作用。」


刘皓的剑停止抖动,乖乖落入他掌握。


「切磋?不伤及性命?」刘皓复述,眼中尽是阴霾。


是怕惹叶修不高兴所以不杀他?只想要折磨折磨他?


好你个小子,以为同是金丹修士能碾压自己?


刘皓举剑,起手就是一道夹着烈火咒的劈剑;蓝河格挡下剑身,咒法却只能靠着护身道袍的反震硬扛。蓝河一剑破空直刺,被刘皓轻松闪过,转身又是一记震地咒随剑出。蓝河这回掐诀挡住了咒语,却被剑划断头带,一头长发散落肩头。


不过四五个往还,蓝河已完全落在下风,却还绷着一张脸继续努力出剑。


「你根本打不过我。」刘皓冷冷的说,再打下去该脱离切磋范围变成单方面的欺负了,他可不想被奴契反噬,收剑高傲地瞪视对面狼狈小剑修。


「是打不过。」蓝河叹息着收剑,低头见自己一身凌乱乾脆席地而坐,苦笑着说「真不甘心。」


「哼,不甘心就多练练。」刘皓抱剑退开,站在离人五步外。当年他碰过什麽都没做就被路过的修士当作要害人的情况,说到底,这毕竟还是人修的天下。


蓝河沉默了一会,忽然闷闷地开口道:「刚开始是我追求叶大仙的。」


「啊?」刘皓眼角一抽,这剑修从小御剑摔坏脑子了?倒追叶修?!


「他真的很烦啊,没事跑我们蓝雨盟边境来抢猎抢药抢密境,我是巡边的,被他虐得可惨。」蓝河叹气「他还把修为伪装成金丹期,我败了只觉败得没道理,一而再丶再而三的挑战,结果别说打,连言语都斗不过。」


「...叶哥讲话是真贱。」刘皓听着想到多年前自己总被他堵得哇哇叫的过往,忍不住应声。


「後来输得多了,盟主把我师兄找去问,师兄回来才告诉我那人根本是出窍期大能......我说怎麽会有人伪装了去欺负比自己低两个大境界的修者啊!」


「别说金丹期,你是没看过他跟筑基期弟子赌算争吃食的场景。」刘皓嗤鼻道「简直丢人!」


「筑基期?!」蓝河如遭雷击,不可置信的复述。


刘皓看蓝河的表情,莫名感到有点不高兴,悻悻然解释道:「不过他那时候也才元婴期就是了。」


蓝河哑然...这是能等式降阶的事儿吗?


「...总之被他坑多了,渐渐就在意起来。」蓝河小声说「後来兴欣岭下开始聚集散修,他嫌管理麻烦,还不远千里把我拎去帮着管。」


「...原来是你吗?」刘皓想起兴欣岭散修津津乐道的“制定兴欣岭功分制度的绝/,色/,奶/,娘”「嗤,还扮成女修呢?」


「不就是为了别被发现整套制度都从我们蓝雨盟抄去的吗!」蓝河跳脚「我把玉简给他丶他改也不改就往石碑上一拍,“蓝雨盟”三个字都没改掉!」


刘皓听着闷笑,说:「嘉世宗那会儿也是,我写的整治报告是给他看的,他倒好,直接公布在宗门碑上,弄得天怒人怨。」


「说话特别喜欢揶人。」


「说他两句能反十句回来。」


「不分场合作弄人。」


「老不正经。」


「看我生气就乐。」


「对!都不知他乐什...」刘皓的话声嘎然而止,又惊又怒的看向蓝河,但是心里惊怒的对象却不是眼前人。


蓝河平静的微笑,淡然道:「你发现了?他对我们的态度很像。」


刘皓不语,半晌後恨声道:「像?你是他的道侣,我呢?」


「我们本质上不一样。」


「对。」刘皓笑起来,声音里却有几分颤抖「你是人,我是妖。」


「不是说这个。」蓝河摇头,站起来朝向快哭的黑衣妖修走去,轻轻拉住他的手「我...相信他喜欢我。你呢?」




刘皓不记得自己怎麽回到兴欣岭。


那天他回答了什麽?想到了什麽?


一点记忆也没有。


直到他居住的厢房门被叶修打开丶被人深深的搂进怀里。


「刘皓。」叶修在他耳边低声唤着「醒来,看着我。」


「叶哥...」刘皓想把脸埋在叶修胸前,契约却制得他必须抬头「你那时候,为什麽给我打奴契?」


「因为你入魔了。」叶修苦笑「只有那个能压制不让灵力化为魔气,否则将来有天我飞升仙界,你却入了魔界,让哥怎麽办?」


「你...简直气人!」刘皓瞪着叶修,两汪泪在眼框打转,只是他撑着不想在这人面前哭出来。


「嗯。」叶修拍着他的背脊,顺势把人抱起往外走「走,陪哥去看看小蓝。」


刘皓听着一惊,他没有记忆的那段时间不会真攻击了蓝河吧?


「他...」


「你那天顿悟破除心魔,当场就在山上结婴,小蓝给你护法累着了,回来就闭关。」叶修挑眉,笑着摇头「唉,哥还特别去微草堂要来两颗成婴丹,答应了老王好多条件,现在反倒白多一颗。」


刘皓又愣了,叶修也给自己求成婴丹?


「怎麽?还没想清楚哥心里怎麽对你的?」


「我...」刘皓呐呐的说不出口,害臊地变回真身,小小一只黄鼠狼缩在叶修怀里。


「喂喂,你修为还没稳固呢,变回真身干什麽?」


黄鼠狼抬头,没好气的说:「真身人型有什麽差异?叶哥真要我巩固修为不是让我回去闭关最好?」


「呵呵。」叶修没接话,揉了把黄鼠狼的小脑袋「你两个闭关够久了哈,稍微陪陪哥行不?」


「你!」刘皓秒懂叶修的意思,一张毛脸红没红看不出,只是疯狂的想从人怀中挣脱「叶哥你别闹!我和他怎能丶怎能……」


叶修摁下了小兽的挣扎,缩地成寸,两步就到了蓝河的屋前。


房舍的禁制刚解开,蓝河才出关便被叶修搂着又进入屋内。


「叶修…」蓝河自然也懂得将近一个月没见的夫君是什麽打算,只是看着人怀里挣扎的兽类有些疑惑「这是?」


「唷,小蓝金丹中期了?境界稳固没?」叶修不答反问。


蓝河摇头,:「本想再稳固些才出关,只是感应到你。」


「行,为夫便来替你们搭把手,一起稳固了。」


「咦?」蓝河愣了愣,视线转向道侣怀中拼命踢蹬着腿想逃的黄鼠狼,脱口道「刘皓?!」


「喊你呢,还不变回来?」叶修嘻笑道。


「我拒绝!!」黄鼠狼脑羞成怒。


「刘皓,变回来。」


刘皓无从抗拒“主人”的命令,一晃身化作人型,刚想躲到边角就被叶修捞住,还顺势把他衣服/.剥/.了。


「叶大仙…」蓝河傻了眼,涨红着脸说「没有三修的……」


「别说,还真有。」叶修扬起一抹笑。




繁體走這裡


简体走这里


外連3,簡書but繁體


________


简体版换了新的连结处(JustPaste),是说之前用图片的好像常常不能开?然後简书居然要手机认证什麽的好麻烦...

评论(1)
热度(54)
  1. 我從無中生有。七十踰矩 转载了此文字
    我這是炫富的節奏謀輟!謝謝七十!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