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無中生有。

peto From Taiwan.
#劉皓 #creek #johnlock #guixon #Naruto

creek about Aspar #01

#whisper #Locker #Kabedon

Tweek發現最近不知道怎地很常在學校裡遇見Craig。

反之,自從他們交換whatapp之後,Craig就再也沒有每天去店裡了。除了禮拜六,那天老爸都會讓tweek幫忙到中午就放人,然後只要Tweek一走出店門口,就能看到Craig站在同一座路燈下等他,嗯對,路燈並沒有亮。

有時候,Tweek會在Craig走到他家門口的時候,問他要不要進屋裡來坐坐?Tweek其實有點期待,他從來沒有邀請過任何朋友或是任何人來他的房間。Craig總是面無表情地說:還是下次好了,回見。

然後,到了禮拜一。Tweek到學校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這個學期,他跟Craig有很多共修課程。奇怪,這學期已經過了一半了。

Tweek想著剛剛上課時,坐上他左前方的Craig,他單手撐著頭,眼神直盯著自己的筆記本。老師說這是重點必須要抄下來時,Craig也完全不動筆。這讓Tweek有點擔心,雖然自己的成績也只是勉強過得去的地步,但不抄筆記,真的好嗎?Tweek覺得自己永遠做不到這一點。而且,他決定如果Craig要跟他借筆記的話,他絕對不會拒絕的。

放在手旁邊的手機突然震動,使Tweek嚇了好大一跳,差點就要在課堂上驚叫出來了。Tweek把GAH這個詞吞進喉嚨裡。他自認自己不著痕跡地瞄了螢幕一眼:


〔別盯著我,看黑板啊......(Skull.jpg)〕


是Craig傳來的。太過慌亂的Tweek一反手將手機反轉的壓在桌面上。再把自己闔不上蓋的鉛筆盒重重地壓在手機上。Tweek做完這一切再往他的左前方偷瞧。Craig也在看他。嘴角有著抑制不住的邪邪的笑容,一瞬間,Tweek覺得Craig簡直壞到極點,他再也不想理他了。但,下一秒,Tweek又想到這似乎是Craig難得一見對他笑的時候。連Tweek自己都搞不清楚他怎麼可以記這件事情記得這麼清楚。

那天放學,Tweek一如往常地前進到他的鎖櫃,他想快點把課本放好,然後抓著自己的午餐袋再搭第一班校車回家,今天要早點去店裡幫忙。如果,順利的話,說不訂老爸會早點開恩,他就能早點回家,也許,晚上還有空閒做點別的事情。例如:有空可以看一下FB上的大家最近在做些甚麼?

然後,重重一聲巨響,一隻手打在Tweek旁邊的鎖櫃上,Tweek可以感覺到來自後面那個人的體溫,他夾在那人的手跟鎖櫃的門還有那人的身體之間,他可以說是完全無法動彈。一個不注意,Tweek的背包滑落到地上,還好,沒有什麼東西灑出來,但那個背包可是新的耶!

Tweek難得勇敢地轉頭想跟對方理論的時候,發現那是Craig,用他畫著眼線的眼睛盯著自己的Craig。

「Craig......你必須讓開,我得趕快回家。你......明明曉得......!」

「如果我說不呢?」

「你記得的吧?」

「記得什麼?你、你不要為難我......你讓我壓力好大!」

「放輕鬆點,這沒什麼。」

「沒什麼的話,為什麼要擋住我!第一班校車快開走了......你得離開Craig,很多人在看!」

「沒有人在看,你瞧。這裡只有你跟我。」

Tweek越過Craig的手臂觀察了一下,走廊上還真的都沒人。Craig不知道施了什麼手段(或者是任何咒語?天曉得?)走廊上只有他們兩個。這並沒有比較好,這讓Tweek更加的緊張。

Craig的臉越來越接近自己,近到Tweek可以數出Craig有幾根下睫毛的程度,停下來、不要這樣,我還沒有心理準備!

「等、等一下!你別靠過來!Craig!I mean ASPAR!!」

「Finally.」

Craig離開了Tweek,而且後退了好一大步。然後在Tweek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替他關上鎖櫃的門。一邊盯著Tweek收拾他的背包。然後他們兩個一起坐上校車。當然,Craig坐在Tweek的旁邊。

「我不習慣Aspar這個名字。」

「你會記住的,你剛不是就記得嗎?」

「話不是這樣說......唉、等下一定會被老爸唸。」

「我可以幫你解釋,只要你讓我跟著一起去店裡。」

「真的嗎?你真的願意?」

Craig看著Tweek百般期待地盯著自己,甚至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手臂上的樣子。就差那麼一點點了。他想。

「當然,雖然這一點也不goth。但沒辦法,我想我有點責任。」

「OH!Thank you Craig!I mean Aspar I mean Craig no Aspar!Fine,forget about it.」

「沒關係,總有一天你得習慣這個,是吧?」

Craig繞過Tweek的肩膀將他拉了過來。Tweek完全搞不清楚Craig接下來想要幹什麼?校車突然煞車,停在一個十字路口的紅綠燈。

Craig在Tweek的耳邊這樣叫他:「Beans.」

Craig濃濃的鼻音與他嘴巴的氣息全噴在Tweek的耳朵上,這讓他混身起雞皮疙瘩,一點也不自在。但Tweek並不害怕,他只覺得這樣的Craig好煩啊,他完全搞不清楚Craig要的是什麼?又想要他替他做什麼事?

「不、不要這樣叫我,我不是在whatapp上跟你說過了嗎?你、你不能隨便替我取綽號!」

「不,我能!」

「你不能!」

「我能,記得嗎?我現在是goth,我的goth名字叫做Aspar,你剛剛也這樣叫我,所以你承認了Aspar,而Aspar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為什麼!!」

Tweek開始後悔他不該跟Craig爭論這麼多,說真的,誰能過贏過Craig?或者說Aspar?他只要什麼話都不說開始只盯著自己看,Tweek覺得自己什麼都會答應他。

該死的Craig、該死的Aspar。


======

20160717 2233

 @香猫泥  @朝抄潮爺🍤 

各種放棄治療的吃我一發不解釋的自爽更文辣!


评论(6)
热度(25)
  1. 未命名我從無中生有。 转载了此文字

© 我從無中生有。 | Powered by LOFTER